2018-12-11来源:三港乡新闻网

原标题:张生:美国文本记录的南京大屠杀关于南京大屠杀史的资料,就文本来源而言,可以分为三类:加害者日方资料,受害者中方资料,以及当时处于中立地位的第三方资料。第三方资料包括美国、德国、英国、丹麦、苏联、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国的文献,其中美国文本最为丰富和完整,这是因为:其一,大屠杀发生时,留在南京的西方人中,美国人士人数最多,受教育层次较高,对大屠杀的各个层面记录甚详;①其二,日军占领南京前后,美国驻中国、日本的外交官与美国政府之间,有较多的互动,留下较多相关的文献;其三,战后,在涉及南京大屠杀一案的东京审判和南京审判中,大屠杀期间目击日军暴行的西方人士中尤以美国人士提供了较多证词,且只有美国人士出庭作证。②因此,美国文本既是今天继续推进南京大屠杀史学术研究的重要资料,又是破除各种否定或变相否定南京大屠杀谬论的重要证据。梳理美国文本的作者构成、文本形式和形成过程,分析其传播范围、内涵和证据价值,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③本文为前人基础上的进一步研究,④不妥之处,敬请方家指正。一、美国文本的作者及其动机美国文本的作者构成,可分为三类:一是新闻媒体记者。目击南京大屠杀的外国记者共有五人,其中四位是美国记者,他们是美联社记者叶兹·麦克丹尼尔(C. Yates McDaniel)、《芝加哥每日新闻报》记者特洛简·斯提尔(Archibald Trojan Steele)、《纽约时报》记者提尔曼·杜丁(Frank Tillman Durdin,或译蒂尔曼·德丁)、派拉蒙新闻摄影社记者阿瑟·孟肯(Arthur Menken,或译门肯)。⑤南京沦陷时,他们都在南京。⑥另有《纽约时报》驻上海记者哈立德·阿本德(Hallett Edward Abend,或译埃邦德)和《密勒氏评论报》主编约翰·鲍威尔(John B. Powell),大屠杀期间虽不在南京,但亦对此事件保持了关注。

编辑:
关键词:www.swj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