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1来源:国美在线

今日,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某经济学家年会上做了“新时代新周期”的主题演讲,任泽平再次提出“新周期”立场,另外他也分享了对消费升级、房地产、制造业投资和公共政策等话题的看法。 演讲比较长,基金君整理了要点以飨读者: 1、战略看多中国经济。一句话概况新周期:新周期核心内涵是世界经济在复苏,中国在坚定地推动新的一轮改革开放。 2、预计在2019年,中国经济可能会突破L型的一横向上,这意味着所有经济的空头必须在明年下半年翻多,不然将没有机会。 3、这一轮世界经济的复苏,欧洲、美国凭借的是自身的力量,修复资产负债表所实现,这样的复苏可以持续。 4、今年中国消费的增长已经超过了投资,中国正进入一个以消费升级主导的经济发展阶段,未来是买的是健康和快乐,追求美好生活和品质生活。 5、这个世界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而且成长最快的市场。 6、明年房地产销售会大幅回落,但是房地产投资不差。 7、明年、后年,中国的制造业投资很有可能是一个很大的亮点。在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将会看到新的一轮产能投资的启动。 8、未来全球的竞争将是改革的竞争,谁能够在减税、供给侧改革、发展先进制造业、鼓励科技创新方面迈出坚实的一步,谁将在新一轮的周期,新一轮的科技创新浪潮当中抢占先机。 以下是根据直播整理的演讲内容,分享给大家: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参加今天的活动,我报告的题目是“新时代新周期”。为什么用这样一个题目呢?大家知道这次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在今年,我们提出过一个观点,在市场上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就是中国经济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表达的观点就是我们战略看多中国经济。 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偏乐观 中国经济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是我们过去一系列观点的延续。2010年我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时候,所在的团队最早提出增长阶段转换,后来被中央所采纳,叫增速换挡。在2014年,我又进一步提出“新5比旧8好”。大致在2015年的时候,2015年晚一些的时候,我们提出中国经济经过连续6年的下滑,已经相当的接近底部,我们判断2016年到2018年,中国经济将会是L型的走势,这个判断是我所带领的团队在国内最早提出来的,也被后面的经济走势所验证。 在这些观念的基础上,我们今年进一步提出中国经济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用一句话概括,新周期的核心内涵是世界经济在复苏,中国在坚定地推动新的一轮改革开放。我倾向于认为,这一轮的改革是有诚意的,而且随着新的政策周期开始,他的执行力和以前不一样,实现了抓铁有痕,踏石留印,久久为功的政策效果。我倾向于认为2015年12月份中央所提出来的“三去一降一补”,供给侧改革的五大任务,应该是抓到了问题的关键。所以说,这一轮改革是表达了政府的诚意,所以我们对中国经济是偏乐观的。 所有空头必须在明年下半年翻多 具体来讲,从1978年到2008年,中国经历了高增长,年均增长将近10%,随着刘易斯拐点的出现,增长动力的转换。大约在2010年前后,中国开始增速换挡,基本出现了单边下行。从2010年到2015年的漫长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市场已经在自发地出清,再叠加2016年到2017年的供给侧改革,所以说产能的去化、转型的进展,可能是超出市场预期的。只不过大众仍然停留在对过去六年,中国经济悲观的记忆当中。 我认为,2016年到2018年,经过连续三年的L型探底,将会逐步改变大家的预期。在大约2019年,我倾向于认为,随着新的一轮产能周期的启动、新的一轮库存周期的叠加以及房地产调控对经济的影响接近尾声,在2019年中国经济可能会突破L型的一横向上,这意味着所有经济的空头必须在明年下半年翻多,不然我认为他将没有机会了。 新周期不能一蹴而就 既然我们提到新周期,为什么新周期不是一蹴而就的呢?大家留意,这里叠加了一个短的库存周期,从今年三季度到明年上半年,大家将看到会有一轮去库存周期,我们的产能周期是向上的,企业盈利是恢复的,出口正在复苏,这些是向上的支撑力量,但与此同时,房地产调控、金融去杠杆包括再度的去库存是一个向下的力量。总的来说,2016年到2018年,中国经济可能还是L型触底。但是到了2018年下半年,到了2019年,大家将会看到库存周期、房地产周期、产能周期将会同时叠加向上,包括过去这几年供给侧改革红利的释放。 世界经济的复苏可持续 对于世界经济形势的观察,现在有两类观点,一类是以我为代表,认为这一轮世界经济的复苏,欧洲、美国是依靠自身的力量、资产负债表的修复所实现的,复苏是可以持续的。另一个与之相挑战性的观点,大致认为这一轮世界经济的复苏是中国带起来的。我的看法是,我们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我们看到,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率先推出QE,2012年美国已经走出了低谷,走向了复苏,但是欧洲是一个财政同盟,而不是货币同盟,所以他的决策机制非常迟缓,大约在2015年1月份,欧元区才拉开了QE的序幕。经过资产负债表的调整,欧元的

编辑:
关键词:2017欧洲杯德国4号